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。我是陆军第81集团军某营军医李沛霖。

  军事领域向来是最具竞争特质的领域。对军人而言,“见第一就争、见红旗就扛”是矢志不渝的?#38750;?#21644;目标。?#25512;?#24180;代,在比武场上必争第一,是每一名军人坚定的信念。

  我刚下连?#37038;本?#21442;加了“国际军事比赛—军医接力”选拔,以教练员身份“混入”集训队的我惊呆了,爬战术、过障碍、越泥潭,一个个秀气的女军医像特种兵一样训练。我的军校同学,不到100斤的身体拖着150斤的伤员匍匐前进,手腕磨得血肉模糊,仍是咬牙坚持到了终点。我当场就决定,这个第一,无论多难我也要“争”一把。

  “俄式障碍”是这次“争程”的难点,速度尤为重要。为此,我钻研摸索出在迷道中向前踢腿与提前拉臂相结合的通过方法,将时间从7秒压缩到5秒。

  手枪射击是我的强项,但距比赛不到48小时,俄方才通知:必须使用俄制手枪射击。俄制手枪与国产手枪相比,枪管较短,瞄准线随之减短,精度射击难?#20154;?#20043;加大,换一次弹夹的时间也增加了近4秒,许多队员在速度射击上吃了亏。

  最后一次赛?#25226;盜分校?#25105;找到了俄制手枪的射击技巧,打出了96环的全场最好成绩。当?#19968;?#36807;神来才发现,自己右手的虎口由于枪管的后座擦出了好几道血口子,鲜血已经染红了整个手?#22330;?/p>

  射击项目作为比武的第一个项目,事关整场比武士气,各国代表队高度重视,比赛现场比训练时人多的多,但却出奇地安静。

  比赛开始,我稳住心态,保?#32622;看?#21628;吸打一发,第一发9环,接下来连续两个10环,换弹夹时,我大换气一次,开始按着节奏打,最后以92环的成绩领先全场。

  精度射击刚刚“险胜?#20445;?#36895;度射击却被摆了一道。射击后第三发就击发不了,拉下击锤后才发现,?#23588;?#30896;上了?#25226;频薄?/p>

  我告诉自己,不管多硬的“骨头?#20445;?#25105;们中国军人也要啃下来!在连续排除2个?#25910;?#21518;,我卡着最后3秒完成了射击,并以181环满分的成绩赢得军医射击男子组第一,在随后的障碍赛?#26657;?#25105;信心大增,以满分的成绩拿下了军医男子组障碍赛第一。

  军?#35828;?#23384;在,便是要用自己的身躯,将危险与黑?#24213;?#25377;在外。要实?#32456;?#26679;的目标,我们必须要练出一身本领。我甘愿用自己?#38590;?#19982;肉、汗与泪,为祖国、为人民,燃烧自己青春的热血。这便是我奋斗的最大动力,也是最深切的幸福。

  奋进新时代,我们再出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