倾诉:蓝莓 27岁 职员

  我也不知道,从何时被身边人归类为了剩女。我特别讨厌这个?#21097;?#36825;两个字背后一定藏着深深的恶意——什么叫做被剩下?我们这个年纪的女孩,难道就是菜市场不新鲜的蔬菜要被甩卖吗?你怎么知道,不是我们主动选择一个人生活的?

  阿德:我也讨厌被叫做剩男。不过我尊重每个人表达态度的权利。

  ?#20063;?#19981;排斥异性,但总是在谈恋爱这件事上陷入自我矛盾。我甚至感谢曾经出现在我人生中的男士们,他们虽然长相和性格各异,可只要我提出分手,他们都能有涵养地听下去,并且做到老死不相往来。都说分手是一个人最后的教养,我觉得他们比我有素质。

  我很早就知道问题出在我身上。后来我发现,我身上的问题也有出处——直到那次亲戚跟我说,你简直复制了你妈的脾气秉性。?#20063;?#24847;识到,我活成了内心比较抗拒的那个样子。

  阿德:你妈说话应该也比?#29616;?#25509;,你们还有哪里相似?

  小时候就觉得爸妈交流挺费劲的。往往都是我妈坐在那里生闷气,我爸跟没事人一样,翻一页书,喝一口茶。我妈似乎很少?#22411;?#20840;放松的时刻,感觉总是绷着一根弦,随时跟外界开战。当然,她是个极其爱面子的人,这从她的穿衣打扮就能看出来——即便家里不富裕,她依然保持着两天换一套衣服的节奏。应该也是第一批拿着工薪阶层的工?#21097;?#21608;末往美容院扎的爱美人士。不明就里的吃瓜群众,往往觉得我妈爱美又会打扮,属于令人赏心悦目的那种人设。可是只要她进了家门,好像换了一个人。不是披头散发,就是穿着我淘汰下来的短袖背心走来走去,简直是判若两人。

  我的心理承受力,都是这么给撑大的——对比有多鲜明,我了解到的真实的一面就有多现实。我妈在外边轻声细语,回到家的嗓门就能提升三个八度,数落我爸时又转换成了美声唱法。年龄小的时候,我就觉得这很神奇,有一个女人在耳边叨叨叨没完,我爸竟然还能?#21483;木财?#22320;翻着书。后?#20174;?#20102;一点基本认知,发现两个人是彼此折磨——我妈的表达能力被锻炼成了更为高深的阶段,没有一个脏字却能句句?#21015;模?#25105;爸表面?#39057;?#39118;轻,却能变着花样反将一军,中心思想就是:你?#30340;?#30340;,我就是不改。

  阿德:这是不少中国式夫妻的缩影。

  有人会说这是逗闷子,可我觉得学会说爱语,是走向成熟的第一步。

  孩子天天泡在这?#21482;?#22659;中,真的很难明辨是非。当时我唯一的愿望,就是我的房间能不能加隔音棉。我讨厌我妈这样令人颠覆的做派,还有她对我爸冷漠甚至刻薄的态度,其实我也从心里看不起我?#32456;?#26679;的酸腐文人——老婆天天讥讽你,你但凡爷们一次也行啊。我也知?#28010;?#19981;得志,为什么不能把握机会,好好证明自己一?#25991;兀?/p>

  高三?#24358;的?#24180;,我把行李放进了箱子里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我以为这些?#30331;?#32490;都留在了家里,终于能迎来自己的崭新人生,可第一次面对异性的?#38750;螅?#25105;就搞砸了。分手的那天,我们俩围着操场一圈圈地走着。我的话音未落,对方那里竟然传来了抽泣声。我当时的感受,除了一丝愧疚,更多的则是厌恶——那个男孩活生生就是我爸的青春版。我掉头就跑走了。

  阿德:你给他压力太大了吧。谁都是初恋,你得悠着点。

  是我给自己压力太大了。现在回头看,初恋就是一个文文静静的大男孩。当时班上也有不少女孩对他暗送秋波,可他偏偏对我有了好?#23567;?#21521;我表白的那天,我觉得是我们交往以来,我对他印象最好的时刻。他虽然有点羞涩,可最终还是大大方方说了出来。我以为他和我爸截然不同,交往之中才发现,也是一个闷葫芦——小到见面吃什么,他都特别纠结,我让他拿个主意,他竟然还要反复征求我的意见,说怕我吃不好再生了气。有一次我们骑自行车,我发现他的速度比我还要慢。催促了几次,依然没有用,我一下子就怒了,蹬着?#24213;?#24049;去玩了。那天晚上他在我宿舍楼下等到十点。我骑着车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,他正坐在那里翻着书,举止神态跟我爸简直一模一样。

  这对我打击特别大——我开始怀疑自己的眼光。明明刚摆脱家里人对我的影响,怎么到头?#20174;?#36935;到了一个翻版?我连夜就决定跟他摊牌,于是才有他泪洒操场的一幕。

  阿德:说起来?#21917;ぃ?#37027;我知道你也挺恨自己的——你妈的性格开始在你身上展现出来。

  我很早就跟自己说,要做一个真实的人,至少不要像我妈那么虚?#34180;?#21487;是对经历的这几任对象,我都扮演了教育者的角色。?#36947;?#20063;很奇怪,在别人眼里,他们要么很受欢迎,要么很有气场,甚至还有人说他们有点大男子主义,可是为什么碰到我,就像是?#40092;?#36935;到猫?

  远的不说,就说我前任。两年前我们俩相识,那天他穿着飞?#24615;?#22841;克,衬得高大魁梧的个头更加挺拔,我真是一见钟情。他的出现,圆满了我对于理想对象的幻想。我听介绍人说,他是公司里的小领导,平时雷厉风行,属于决断力很强的人。刚交往的?#23884;?#26102;间,我总在自我催眠——他如此强壮,我就该做依偎他身边的小绵羊。我应该收?#36130;?#29233;做主、爱?#24597;?#30340;臭毛病,甚至在一些问题上的思?#24049;投?#23519;力,也应该尽量收敛。我终于可以放松下来,享受作为一个小女人的快乐。

  阿德:你的试验为?#25105;?#22833;败告终?你发现了什么?

  ?#20063;?#19981;快乐。我总觉得自己在演戏,或者说努力向谁靠拢。尤其是碰到两个人对待事物的?#21046;紓?#25110;者他展露了特别?#23383;?#30340;一面,不让我发表态度而是静静地坐在一边听他说,简直是巨大的折磨。我耐着性?#37038;?#36807;几次,结果怨气就集中爆发了——我跟他说,你这样做简直就是侮辱我的智商。听着我侃侃而?#35029;?#20182;也感觉有点意外。也就从那开始,我再也憋不住了,又回归到了连珠炮模式,看不惯的就指出来,结果总是弄得他特别尴尬。

  有一次,我们不知道为什么聊到了婚后分工上。他说了两句话,第一句是男人就该养家挣钱,我很赞成,第二句是女人还是辞职回家少惹事。这句话彻底把我惹毛了——后来冷静下来,我发现他不是只针对我,而是针对所有女性。我后来才了解到,为什么我总是对他看不惯——在他的价值观里,女人就该被支配,或者说每次选择前应该先考虑男方,女性作为牺牲品也应该顾全大局。

  阿德:所以你决定跟他分道扬镳?

  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当小女人我觉得烦了。也许因为爸妈的相处模式,我?#20146;?#37324;根本就不是一个小女人。我嘴上说厌烦我妈,心里就不知不觉地在向她靠拢——这是我最近的一些观察。这么多年来,我们家其实是我妈在撑着。我爸几次?#36824;?#20316;,我考什么样的大学和专业,家里买房或者投?#21097;?#29978;至亲戚朋友的孩子上什么样的学校,得病找哪位大夫,我妈都成为了重要的?#25991;薄?#25105;们觉得她爱管闲事瞎操?#27169;?#35273;得她说话刻薄?#32844;?#36739;真,其实也是吃准了她口冷心热,有眼光又担当。

  前一阵赶上我爸妈的结婚纪念日,我给他们买了一个摄影套餐。去影楼的路上,我妈又数落了我爸一道,我甚至有了跳车的准备。拍摄的时候,两个人竟然一秒入戏,灯光底下两个人的感情,像是海河?#23853;战?#20923;的?#29992;妗?#27700;流得很慢很慢,如果你不仔细可能都看不出来。可是只要你静下心来,却能看出被岁月打磨的那种光晕。

  阿德:看来你的收获不小。接下来如果有了?#30331;椋?#20320;准备以何种姿态迎接?

  我就做我自己好了。我当然希望我的男人有力量感,可是当他需要我的时候,我也能挺身而出。

  阿德?#24403;?#31614;

  最近这段时间,我接连看了两部?#20174;?#22899;性觉醒的影片《阿丽塔》和《惊奇队长》。虽然还是商业电影的套路,里边对于女性自我认知的探索,是值得我们讨论一二的。在男权社会重压下,这些年很多女性?#37322;?#33719;得对等的尊重,却往往滑向另外一个极端:男人说YES的,女人就要说NO。这何尝不是一种“大女子主义?#20445;?#20107;实上,来自女性最有力量的发声,应该就像惊奇队长在历?#20998;?#21518;的那句呐喊?#20309;也?#38656;要向谁证明什么。

  ?#20063;?#38656;要向谁证明什么——如果你是一个女孩,你是否曾被?#25913;浮⒗鲜Α?#39046;导甚至社会教育过:女孩要有女孩的样子、女孩子不要锋芒?#19979;?#25110;者撒娇女人最好命?如果你曾经感到不甘和愤怒,请不要忘记这些情绪,并且把它们用于自我觉醒更正确的途径。忘掉标签,不再束手束脚;?#24403;?#37326;?#27169;?#19981;再惧怕尝?#35029;?#19981;需要任何人认可的你,就已经足够完美与独立。